家長及教師是主要壓力源

教育領導人無疑是壓力很大的職業,過重的壓力往往使得他們產生職業倦怠,進而想要脫離教育行業。根據定義,職業倦怠是指對個人能力及工作價值的懷疑,加上自身情感或精神上的疲勞。社會心理學研究發現,教育領導人的壓力主要是由家長,及教師所造成的,較少程度是由工作負擔造成的。家長與教師對教育領導人壓力很大,他們的共同點是,傾向於對教育領導人採取無紀律的舉止,拒絕分配職務、抵制變革,並對教育領導人表示不尊重。這些問題源於教育領導人在對這些團隊形式權利時的不當處。

解決這些問題的方法核心取決於領導人的信心、強大的決策力以及影響他人的能力。具備這些條件,可幫助教育領導人對負面事件持積極態度,考慮減少負面事件影響,尋找解決問題的信息,並使觀點與環境力量保持一致。

充滿不確定性的教師

人充滿著許多的不確定性,教師亦然。身為教育領導人,難免要面對屬下教師的不確定性,且也需要長期與此作戰。這種不確定性包含教師的行為舉止、品性道德及教學品質。正是此種不確定,任何教育領導人都有機會遇到教師任意曠課、曠職,工作態度消極,羞辱學生、歧視學生等不適任之舉。凡屬下教師有這些舉動,受影響的人不僅是教育領導人,還包括了家長與孩子。

例如親師溝通不良,一旦處理不佳,輕則不歡而散;重者有損學校名譽,令外界對學校失去信心。對教育機構營運方而言,名譽是持續營運的重要關鍵之一,故是為教育領導人的壓力。再者,教師教學品質不佳,學科知識不足,如:將知識講錯、讀音錯誤、錯誤解答學生的問題等,皆會使得教師不被學生尊重與諒解,這些心理會呈現在成績上,而成績是家長評估校方能力的標杆之一。學生沒有進步,家長首先會懷疑學校的品質,當他們對學校失去信任,學校名譽一樣會有所下滑,進而影響招生策略。

固然與有不適任之舉的教師互動是很困難的事。但是,隨著教育行業內互相依存度的提高,教育領導人與教師之間的頻繁溝通絕對至關重要。為了保持教育機構的和平與生產力,必須設置正確的環境,以進行積極、有益的互動。

先處理情緒再處理事情

遇上教師之不適任,教育領導人必須得記得:先處理好自己的情緒再來處理事情。也即是說,教育領導人要能夠用平和的情緒來發揮領導的影響力。未能整理情緒,可能會使後續處理產生不當之處,或衍生新的問題。能做到心平氣和的方式很多,其中最簡單的就是「理性思考法」。教育領導人藉由這方法,可以在事件後產生另一種思考方式:這是發揮領導力的最好時機,也是彰顯教育領導人價值的絕佳時機。與之相反的,認為自己遇到事情很倒霉,並不會帶來什麼好結果,而且受懲罰的反而是自己。由此可見思維的不同,造就了結果的不同。

抱持同理心應對所有相關人士

事件發生,受到波及的除了當事人老師,還包括了家長、學生、學校同仁以及教育領導人本身。老師也許會認為自己被誤會或扭曲而懊惱;家長可能認為老師的行為很不應該而氣憤;學生可能因為老師的不當之舉而恐懼;學校同仁可能覺得自己被波及,讓學校名譽受損而憤怒。所有的相關人員都有可能產生負面情緒,教育領導人當然也會有情緒,但必須迅速冷靜下來,同理他們的心情,傾聽他們的心聲、接受他們的情緒,如此便能公正客觀地找出大家都能夠接受的處理方式,而不至於陷入被各方指責及負面情緒的壓力中。

質詢相關法令規定與法令見解,做好面對法律及政治糾葛的心理準備

不熟悉相關法令規定往往會使教育領導人心慌焦慮。處理這壓力最好的策略就是積極多方詢問,無論是有經驗者或自行上網蒐集皆可。多問自然胸有成竹,知道該怎麼處理事情。教育領導人在處理老師的任一事件,若有涉及違法,一定得依法處理,以建立制度。讓每位老師行有依據,才不會落人口實。處理不適任老師過程中,最重要的是兼顧實體和程序,一旦教育領導人決定走法律程序,必先了解程序及具備腰間,並且蒐集完備的實體證據,才開始著手處理。這樣才能一勞永逸,避免老師反提告,造成心理壓力。在進入法律程序後,免不了冗長的法律糾葛,也可能陷入政治糾葛,教育領導人需沉著面對,不應逃避一切,不然只會產生厭煩或煩躁的心理,如此會耗掉自己的精神,產生更多壓力。

製造麻煩的家長

家長種類千萬種,造成教育領導人壓力的家長,主要都是阻止學生學習,並為校方製造麻煩。他們有可能來自社經地位較高的家庭,這種家庭的孩子有機率被養成嬌生慣養;也有可能來自社經地位弱勢的家庭,這種家庭的父母基本上忙於工作,無暇陪伴子女。他們有可能做出的舉動包括了:因為校方的教育理念與自己不同,親自上門質疑或否定老師、學生行為問題多,家長採放任態度,任由學生繼續出錯、對孩子溺愛,對老師要求高,習慣於採取非理性訴求、過度保護或放縱罹患有疾病如妥瑞氏症或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等的孩子,稍有不如意就怪罪校方。造成上述狀況的根本原因在於,這類家長習慣以非理性情緒處理問題,而他們的親子關係也有問題,例如不和諧,或是過於溺愛、縱容、嚴苛。

調整情緒,過濾意見

面對家長造成的壓力,教育領導人難免內心難受。但必須記得,言語具有積極性、成長性、智慧型;言語也具有攻擊性、毀滅性與破壞性。凡衝突處理,皆需要溝通,但溝通的成效不在道理,而是在感覺。因此,教育領導人要先調整情緒,確保自己能夠沉著冷靜地面對事情,以免脫口而出不當的言論,製造更多麻煩。而遇到事情,難免同仁在情緒上有所怨言,教育領導人絕對不能將這些怨言照單全收,而是得過濾言語中的情緒,理出當中的立場與想法,再找出合理的處理方式。

堅持面對面溝通, 靜心聆聽

衝突處理固然需要溝通,而良好的溝通需要做好準備。作為教育領導人,應對溝通必須堅持面對面,因為唯有面對面,才能真切地感受到彼此的感覺。雖然透過電子郵件很方便,但任何文字通過腦中翻譯,每個人的解讀各異,說不定會因此造成溝通失敗。進入溝通前,教育領導人必須事先了解家長的期望,這樣便能容易站在家長的角度思考,這能降低溝通陷入僵局的風險。開始溝通時,教育領導人必須抑制自己的衝動,即使已經知道家長所誤解的信息,始終讓他們先行發言,讓他們有機會在獲得回應前表達他們所有的疑慮,這有助於他們感到被傾聽且受尊重。因為任何人都討厭未清楚表達疑慮、想法前,被對法打岔或反擊。不然溝通失效,只會增添更多壓力。

拒絕預設立場,與家長保持聯絡

面對孩子的問題,難免會首先把問題歸咎給家長,但這樣的預設會影響對事情的判斷,因而造成不當的決策。指責永遠不會產生效果,只有理性溝通,才可以讓雙方明白問題的癥結點,若問題確實出在家長,他們會願意利用自己所知道的盡力而為,更正目前所知的錯誤。順利完成溝通後,教育領導人應該記得向家長承諾:校方將持續觀察學生,一旦發生什麼事,校方將與他們聯繫。如此一來,家長會明白校方是真心為學生著想,而不是視作賺錢工具,從而對校方產生信心。雖然在人的本能裡,與他人進行艱難的溝通後,會不惜一切代價地避免再接觸那個人,但這是很糟糕的應對方式。如此做法只會導致更多的困難,更多的壓力將接踵而來。

猜你還想看:優秀演講者的6個技巧